相思红

主APH刀剑乙女✔
吃安利✔英all✔杂食✔耀all✔
以为自己是英厨的全员厨✔
文渣写手一枚✔努力向大佬靠近✔

【原创】青石板的小巷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是一个短篇,之前在其他地方也有发过,在翻草稿的时候又翻出来了,就发上来了。
1、致郁向,慎入。
2、有一点较[哔——]的内容,我已经很隐晦了(•́ω•̀ ٥)
3、文笔烂的自己不想改了(小学的时候写的→_→)(←_←但你还是改了)
4、已完结,没有后续,也没有番外。
5、如果以上可以接受的话,正文开始了……
————————————我是分割线——————————
这不是苏瑾第一次到江南来。在这之前,她也来过几次。这次,她是出来散心的。
十几岁父母双亡,多像言情小说里的桥段。可惜的是,苏瑾不是女主。而这个剧本里,也没有男主。苏瑾从小便不相信童话里那些所谓的美满结局,Happy End?抱歉,本人生不存在。
多么悲观的现实主义啊。她嘲笑着自己。苏瑾清楚的知道,在自己靠近心脏的位置有一个小房间,门上挂着锁。钥匙?早扔了,况且锁已经生锈了,估计是没办法打开了。
苏瑾的职业是一位作家,她的ID是“江南小镇的青石板”。从小开始,她就无比热爱那个小镇。素淡的青花瓷,古朴的街灯以及崎岖不平的青石板,它们都在讲述着一个个遥远的故事,都在等待着有人来倾听。也许是出于对那儿的热爱,她所讲述、书写的每一个故事也大多数与江南有关。
如果不是医生说她的心病太心病太严重了,苏瑾是绝对不会出去的。她就像那个俄国作家笔下的别里科夫一样,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打完这次更新的最后一行字,苏瑾将它保存起来,去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水。
苏瑾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中介给她介绍的一间小公寓。米白色的墙纸,木制的桌椅,样式简单的吊灯。窗外有一条小河环绕,远离喧闹的人群。一切都是她所喜欢的样子。
苏瑾扭开手上的药瓶,白色的药片伴着温开水一起吞了下去。药片苦,苏瑾略略的皱了皱眉头,又马上松开了。
去睡一会吧,她望着皎洁的月光这样想着。
“啪嗒”苏瑾关上了灯。明明只有一小段路,她却走的心疲力尽。
她讨厌黑暗。自从那件事发生了以后,只要关上灯,她便会回忆起一切细节。
那些老男人如何靠近她,如何[哔——]她,用各种恶毒下流的语言去[哔——]着那个的少女。就好像又躺在那冰冷的铁床上了……
苏瑾做了一个梦,但那并不是一个多么美好梦,上一刻还笑脸相迎的父母,下一刻就变成了死尸,再次躺在车祸现场的路上。那群老男人又围住了她,将她再次囚禁起来,她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叮铃铃——”闹钟响了。
终于可以起床了。
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板,凉意顺着血管爬了上来,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从梦魇醒回到了现实。
一杯凉白开下肚,脑子开始微微清醒,将昨天打好的存稿发给编辑。按照医生的叮嘱,苏瑾换上一身衣服便出门了
江南的天气很好,苏瑾来时刚好赶上庙会。道路上人来人往,不远处传来小贩的叫卖声。一对又一对的情侣从身边走过,还有几个带着孩子的。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太热闹了。苏瑾将衣服裹紧,低下头,向人群少的的地方跑去。
河边的人很少,苏瑾稍微喘了一口气,慢步走在桥上。
这儿的早上的温度并不高,也许是因为前天晚上刚刚下过雨。河边的雾还没有散去,白茫茫的一片。苏瑾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可以在雾里随风一起散去,不用再生活在别人的期望之中。
“碰”一不留神,苏瑾撞到人,是一位老大娘,她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怀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抱歉抱歉”苏瑾赶紧蹲下身子,帮老人捡起东西。那是几件汉服,其中有一件最为耀眼:白色的裙摆,单排的金色扣子,在领口处勾勒出复杂的花纹,是用手工缝上去的。
“奶奶,给你”苏瑾将这件衣服递给老太太,“送给你了,你很合适她。”
合适吗,或许吧。它可能合适我,我可不适合它。
回到公寓,苏瑾立刻进入了工作中。
“呼,完成了,幸亏我没有开长篇,下次写什么好呢?民国风?”
苏瑾一边微微勾起嘴角,一边将稿件保存起来,揉揉肩膀,活动活动身体,便去洗漱了。
两个月过去了,苏瑾的病渐渐好转起来,开始试着融入人群中去,医生说,她的病好转的很快,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了。
阳光真好啊,苏瑾笑眯眯的将刘海挽到脑后,向房子走去。
要不要交个男朋友什么的。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苏瑾想了想,觉得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开始行动,目标锁定”
“收拾一下东西吧,公寓里乱糟糟的。再过几天就好搬回A市了吧。”苏瑾自言自语的开始起身整理家务。
不收拾还好,一收拾就翻出了许多东西:许多瓶安眠药,半高的木屐,以及那套之前的那件衣服。
下着雨的江南让人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好像生活在梦中一般,飘飘悠悠,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但苏瑾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她画了一个淡妆,将那件衣服穿在了身上,将半高的木屐穿好,打着前几天在商店买的油纸伞,穿梭在江南的小巷里,望着小巷两侧的青石白墙,听着木屐敲在石板上发出声响,好像回到了千年之前。
但美好总是那么的易碎。苏瑾刚路过一个偏僻的小巷,就被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团团围住。为首的那人嬉皮笑脸的凑上去,不怀好意的盯着苏瑾的身体开始打量。苏瑾感觉自己正在发抖,但她依旧用冷漠的声线开口问那些人:“干什么?让开!”
冷漠的声音里有一丝遮不住的恐慌。苏瑾的直觉一向很准,她有些预感,事情向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干什么好呢?”
“这个女的就不错,大哥。”
为首的人打了一个响指,其余几个小混混将苏瑾扯进了小巷的深处。油纸伞“啪嗒”一声,和它的主人一起被碰到了地上。洁白的伞面沾上了泥土,同它的主人一样,失去了清白。
“大哥,这娘们真騷,都已经不是處的了,说,你是不是做過援  交”
苏瑾无力争辩,她从心里开始祈求这场身体上暴政快点结束。
“艹,装什么清高,瞧瞧这身體,啧啧,真是可惜了。”
………………
一切都结束了吗?苏瑾从一堆白色的液体中起身,麻木的将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捡起掉在一旁的油纸伞,晃晃悠悠的走回了公寓。
温度刚刚好的热水洗净了身上的污穢,但心灵上的该怎么办。苏瑾靠在浴室门上有些不知所措。
文章都打完了,剩余的部分发给编辑,匆匆道了声“晚安”就下线了。
苏瑾坐在床边,一颗一颗数着安眠药,然后如数吞下。
关上灯,给自己盖好被子。苏瑾扬起甜甜的笑容,静静等待着安眠药起效。
晚安,世界。

评论 ( 1 )
热度 ( 3 )
 

© 相思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