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红

主APH刀剑乙女✔
吃安利✔英all✔杂食✔耀all✔
以为自己是英厨的全员厨✔
文渣写手一枚✔努力向大佬靠近✔

【英你】论写手脑洞大开的后果(二)

1.让你染上毒瘾无法离开自己的黑化海英X你,恋人设定。
2.少量的黑暗描写,会有一些关于毒/品的描写。我对此不太了解,可(yi)能(ding)会出现错误。
3.只是想看霸气的海英帅到腿软|•ω•`)
4.男神你的,OOC我的。
那就开始吧(。>∀<。)
————————————
  她是属于我的,只属于我的。但是前不久,我看见她和别人有亲密接触。
  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能忍受……。
  我必须独占她一个人,她只能属于我,她只能看着我,她只能靠近我,她只能沾/染上我的气息。
  或许我该实施计划了……。
                   ———摘自亚瑟·柯克兰的日记
  你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黑暗。
  完了,估计是瞎了。
  这是你的第一想法。随后你发现眼上好像蒙着一块布。
    卧槽,身为亚瑟·现不良·柯克兰的女人我竟然会被绑/架了。壮士,一路走好

  “吱呀——”门被突然被人推开。你紧张的咽下口水,颤颤悠悠的开口:“你是谁?”
  “呵。”来人轻笑着解开了你蒙在眼睛上的布。由于待在黑暗里的时间过长,即使是微弱的光也让会你有些不适应。
  “亚蒂?”你有些疑惑的看向来人。刚想给他一个拥抱,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四肢都带着沉重的镣/铐。别说移动了,就是举起手来都十分困难。
  “这是……?”“我亲爱的小公主殿下,”亚瑟打断了你的话,“我给你带了一份礼物过来。”
  他的手里托举着一个盒子,底部不知道染上什么,在黑暗中看不清楚。直觉告诉你,这份礼物不能要,但你还是费力的举起手,笨拙的将盖子拿下。
  “嘶——”你倒抽了一口凉气,盒子里装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依稀可以分辨出是被/血/染红的一头长发。你感觉头皮发麻,盒子上不知流下了什么粘稠湿滑的液体,滴在你的腿上,你不敢去想象。
  “喜欢吗,这份大礼,”亚瑟笑着靠近你,贴在你的耳边轻声说着,“特地为你准备的,满意吗?”
  “你……你疯了吧!”你惊恐的向后退去,“我疯了?”亚瑟笑着向你逼近“对啊,我真是爱你爱到发疯啊,可是你呢,嗯”他的音调缓缓上升。“天天和别的男人混在一起,和他们打情骂俏,听他们说着各种各样的情话。”
  “这样下去你一定会离开我的。要是你离开我了,我会无法活下去的,我……我会发疯的。”亚瑟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所以,我决定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注/射/器,“我要让你也无法离开我。”
  你慌乱的向门口跑去,“叮啷——”镣/铐的长度刚刚好的让你无法出门。他在另一头缓慢的收紧长度,姿态优雅的像是在参加女王的宴会。确定你无法再次挣脱后,他放下了铁链,缓缓的向你走来。
  液体缓慢的注/射进血管中,你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像是到了云朵上一般,轻飘飘的感觉让你仅存的理智暗叫不好。
  “你……你注射了……什么……”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们这有一个让敌人归顺于自己的好方法,就是让ta沾染上毒/品。”
  你张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意识开始模糊不清,画面最后定格在亚瑟那张带着满意的神情的笑脸。
——————————————
  “你想要这个吗?”亚瑟玩把着手上的瓶子,瓶子里装着一些白色的粉末。
  “哼,”你冷笑一声,看向他,“这次又是什么条件?”
  “你觉得呢,我高贵的公主殿下?”亚瑟满足的吻/上你的唇。
  “收起你那恶心人的甜言蜜语,我敬爱的王子殿下。”你冷漠的回敬着。
  她属于我一个人了,这感觉真是太美好了。不会有除我以外的人触碰她了,不会有除我以外的人注视她了。她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了,是我的私人物品了。现在,我要去看她了。
               ————摘自亚瑟·柯克兰的日记
——————————
终于完成作业的我上来浪一发๛ก(ー̀ωー́ก)27号返校,28号开学。开学一后大概就很少上来了,感谢各位给我的小心心和小手手|•ω•`),谢谢(鞠躬)。
人物性格肯定OOC了,轻拍(顶锅盖跑)本来想写一个因为爱人天天和别人在一起而生气的黑化英,海英的性格好像不太明显。最后女主堕/落了,只要你能给我我所要的,一切都听你的。
最后的最后来一个有奖问答:那个头/颅是谁的?猜对的人可以点文哦!(说的有人猜似的)
  祝食用愉快(。>∀<。)!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相思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