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红

主APH刀剑乙女✔
吃安利✔英all✔杂食✔耀all✔
以为自己是英厨的全员厨✔
文渣写手一枚✔努力向大佬靠近✔

【APH】关于26个字母的段子(二)

1.主英all,有各种不同的cp,部分国设。我会提前标注的。每个段子都是独立的没有任何联系。 每个段子都是独立的没有任何联系。 每个段子都是独立的没有任何联系。
2.这是给小天使的 @苏 ,如果打扰请原谅。第一次写这种腐向的CP,有bug请提出来,先提前谢谢了。
3.求关注,求小心心,求小手手 ,求评论(你求的挺多的)我还想求个包养。
4.严重偏题,严重偏题,严重偏题。
5.男神你的,OOC我的。
那就开始吧(。>∀<。)
————————————
Glove  手套(英伊)非国设
  “ve~,为什么亚蒂你总带着手套?”费里盯着亚瑟的手问,“无论在什么时候,包括吃饭,睡觉。”
  亚瑟收拾文件的动作一顿,祖母绿的眼睛狡猾的转动了一圈。“想知道吗?”他将手伸向费里,“那就自己去探索发现一下吧。”
  “诶?”这是说我可以亲自脱/下手套来吗?费里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但是……”亚瑟故作为难,“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我……我不知道。”
  “这可不行啊,”亚瑟为难的摇头,“没有好处的话,我可不能给你看啊。”
  “那……亚蒂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
Hobby  癖好(英仏)非国设
  身为一个绅士,亚瑟总是会对外界保持一定的神秘度,包括他的那些奇怪的癖好。比如说喜欢收集奇怪的东西,进一步说,喜欢收集关于弗朗西斯的奇怪东西。
  他的照片,他的衣服,他用过的纸巾,他触碰过的一切都会被某个绅士收集起来,包括他自己。
  “嗯,这个是弗朗的头发,这个是弗朗的手臂,还有这个,弗朗的眼睛。”
  亚瑟·柯克兰是一个对外界保持神秘感的绅士。
Impure  不/洁的(朝耀)国设
很多私设, 很多私设, 很多私设。
拒绝撕逼, 拒绝撕逼, 拒绝撕逼。
绝对跑题, 绝对跑题, 绝对跑题。
  英/国先生承认,他在自己这漫长的一生做过许多的坏事,比如抢夺法/国的领土,故意不支援波/兰,火/烧白/宫……
  他说,他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入/侵中/国。
  为什么?因为从那以后,他与他的闲聊都只能以“天气真好”来尴尬的结尾。
  他说,他其实很羡慕苏/联。
  为什么?因为即使苏/联消/失了,他却依旧会记得那个人。
  他说,他绝对不会承认,那个有着琥珀色眼睛的东方人曾走进过他的心里。
  为什么?因为承认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说过很多很多,但只有那些伙伴听到过。
  “英/国和美/国又在吵架了阿鲁。”
  “要来尝尝我家的红茶吗,还有糕点呢阿鲁。”
  …… ……
  我是不/洁的恶/魔。是我将他拉了进来,却还是没能留下他。
Japunese  日/本(朝菊)国设
  x月x日
  今天和日/本结盟了,他看起来好像很拘谨的样子,不太明白为什么。
  因为您一直盯着在下看。
  x月y日
  日/本看起来好像很年轻,但其实是和王耀那家伙同一个时期。今天试着和他交谈,结果发现敬语狂魔果真不是假的……
那只是一种礼貌而已!
  x月y+x日
  今天住在本田家里。泡澡真的很舒服,还想着要不要和他一起泡,他却拒绝了,大概是害羞了吧。
  对了,今天还认识了一个叫河童的人,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日本的文化,明天再去问问本田吧。
  在下没有害羞,在下已经泡过了!
  …… ……
  “所以,这些批注是你写的吧,本田。”
  “万分抱歉,亚瑟君,在下……在下只是想将事实写出来,仅此而已。”
  “但是,我今天的日记没法写了。”
  “在下会赔您一本新的日记本的。但是,现在请把您的手拿开,亚瑟君。”
  “那我就在你身上写今天的日记好了。”
Keeper  监护人(英米)国设
  “你叫什么名字?”亚瑟蹲下身子,望着眼前的小孩子,或许该叫领土。
  “没有名字。”孩子摇了摇头,似乎还不清楚自己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F·琼斯。”亚瑟惊讶自己说的竟然如此自然。
  “阿尔弗雷德·F·琼斯?”孩子歪歪头,跟着重复了一遍。
  “从现在起,你就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
  “那……那你呢?”阿尔眨着蓝色的眼睛问。
  噢,这太犯规了。亚瑟开始计算着如何让他属于自己了。“亚瑟·柯克兰,你的监护人。”
  “监护人是什么?”“保护你的人,你要听他的话。”
  “因为我是你的监护人,所以你要听我的话。”
  “hero已经成年了。就算没有,本hero也不会穿上那种衣服,绝对不会。”
Leaf  叶子(英加)国设
  “熊吉,枫叶红了,先生会不会过来看看啊?”青年抱着白熊,望着窗外的枫树问道。
  “你谁啊?”
  “……加/拿/大。”青年叹了一口气,回到书桌前,提笔写了一封信,想了想,还是苦恼的放回抽屉里。“先生那么忙,估计是不会过来看枫叶了。”
  等青年走后,熊二郎迈着小短腿,笨拙的将信从抽屉里翻出来,用墨水印了一个熊掌上去。然后学着青年的样子歪歪扭扭的写上收件人,放到邮箱里。
  哼,让你叫错我的名字。
Milk  牛奶(英米)
灵感来源于b站视频av13399750
  “亚瑟,给hero一杯malk。”
  “是milk,M—I—L—K。”亚瑟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往阿尔的杯子里倒了一些。
  “哦,”阿尔翻个白眼,“意思都是一样的。”
  “但发音不一样,”亚瑟·对发音蜜汁执念·柯克兰严肃的说,“世界上只有两种英语,”他伸出两根手指,“一是英式英语,二是念错的英语。”
  “所以,你还是不承认美/国的存在?”
  “我只是不承认美式英语的存在。”亚瑟心痛的说,“小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hero还没有独立!”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很显然,谁都不想提起那件往事。
  “那个……亚瑟,再给hero倒些ma……milk。”
Repeat  重说(英米)
  “BOSS,B–O–S–S。”
  “B–OA–OS。”
  “重新说一遍,B–O–S–S”
  “B–OA–OS☆”
  亚瑟突然怀念起德/国家的胃药。
Xmas  圣诞节的缩写(英独)
  “所以,你们就只是一起踢了一场足球?都没有观察一下对方的情况?”元/首表示自己很抓狂。
  “是的。”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可能被敌人迷惑了。狡猾的英/国/佬。
  “啊嚏。”不会是在雪地里踢球感冒了吧。亚瑟一边想着一边拍掉身上冰碴。
Yard  庭院(英仏)
  “你的庭院里有鸢尾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是香根鸢尾?”
  “你不是也在鸟笼里养了一只知更鸟,baka。”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Zero  零(朝耀)
  “你愿意和我从头开始,重新认识吗?”
  “放下死扛,一切都好说的阿鲁。”
  今天的亚瑟·炸厨房小能手·柯克兰依旧很心酸。
#论如何花式的评论英/国的主食#
——————————————
完成了,别问我为什么只有18个。
明天下午还有分班考试,滚去复习了。
祝食用愉快(。>∀<。)!

评论 ( 12 )
热度 ( 82 )
 

© 相思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