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红

主APH刀剑乙女✔
吃安利✔英all✔杂食✔耀all✔
以为自己是英厨的全员厨✔
文渣写手一枚✔努力向大佬靠近✔

APH|联四x你的短篇

———英你———
  “知道吗,街角的那家酒吧里来了一个魔术师,”同事一边收拾文件,一边和你聊天,“下班后一起去看看吧。”
  “行啊,”你接受了邀请,“反正我下班后还没有什么安排。”
  你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表演已经开始了。
  “现在,有没有愿意当我的助手,和我一起完成这个魔术的人?”金发碧眼的魔术师站在酒吧的舞台上,攥紧手中的道具,对着四周的人群说道。
  人们一边窃窃私语,一边互相推诿着向后退去。你大概是脑抽了,豪迈的跨上舞台,“我来。”
  “那么请这位来自东方小姐伸出……”
  魔术表演在热烈的掌声下圆满结束了。你揉揉太阳穴,刚想去和同事汇合,手机上就来了一条短信,大意就是说她有事回去了,让你玩的开心点。
  扯,分明是重色轻友。你盯着同事搭讪小哥哥的背影,再一次给她记上一笔,然后打算回家——再晚一些可就没有出租车了。
  “嘿,那位东方小姐,”你循声望去,是刚才的魔术师。他气喘吁吁的追上你,“我叫亚瑟·柯克兰,请问您的名字是什么?”
  “  。”你没有用假名搪塞过去,而是诚实的报上了真名——你为此后悔了许久,那当然就是后话了
  “那么,  有没有意向和我一起去喝一杯呢,”亚瑟绅士的做出请的手势,“就当做是刚才帮助的谢礼了。”

  “这……,”你故作为难的看看时间,“怕是不太方便吧。”
  “那请让我送  回家吧,”碧绿的眼睛里写满了真诚。鬼使神差之下,你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你一开门,就看见了亚瑟。
  “早上好,  。”他变戏法般的拿出一束花,“愿你今天一切顺利。”
  “顺便,请允许我成为你的男朋友。”
  几个月后
   “街角的酒吧里来了一个帅气的调酒师,下班后去看看吧。”
  “不去,”你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同事的邀请,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提醒,“我男朋友已经在催我回去了。”
———仏你———
  你抱着一束带着露水的鸢尾花,急匆匆向公交车站跑去。你可不想被他抓到把柄惩罚你——如果亲吻也算的话。
  刚踏进医院,熟悉的消毒水味就足以证明今天工作的繁忙。你轻车熟路的和前台的护士长打个招呼,就进入了弗朗的办公室。
  “咚咚——”你敲响房门,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你推开了房门。
  弗朗正站在窗前,桌上还放着一瓶包装精美的红酒。你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哪个病人投其所好送的。
  “甜心,你迟到了。”他看着你,脸上的笑意不减,“看起来你今天早上没有课?”
  “下午还有一节,”你撇撇嘴,“波诺弗瓦医生看起来很闲的样子啊。”
  “刚送走一个病人,又接了一个家属,哥哥我哪里清闲了。”他接下那束鸢尾花,放入早就准备好的花瓶中。
  你们的谈话被下位病人的到来所打断。你坐在办公桌的另一侧,捧着自己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籍,安静的打发时间。
  “你在看什么?”他突然抽走你的书,你才发现病人已经走了。
  “从校图书馆借到的,没什么意思。”你可不想下午缺课。
  “《欧美色/情文化》?”弗朗点点封面上的字,“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书籍。”
  “只是好奇而已,快点还给我啦。”你从椅子上站起来,试图拿回那本书。
  “好奇的话,可以找哥哥我,”他的手不安分的在你的身上游走,“哥哥我可是很愿意带你一起去体会,什么是真正的欧美色·情文化。”
  惨了。你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又要被扣学分了。
———耀你———
  “小相,生日快乐阿鲁。”王耀背着手,站在你面前。
  “谢谢耀君,”你眨眨眼,“耀君拿着什么东西啊?”
  “伸出手阿鲁。”琥珀色的瞳孔像蜜糖一样,迷/惑了你的大脑,你乖乖的伸出手。
  十指相扣。
  “本来打算送滚滚给你的,但怕你抱不动,所以还是把自己照顾好,然后送给你阿鲁。”
  “其实耀君,”你冷漠的揭穿他,“是因为滚滚不能过安检,你才这样做的吧。”
  “不要随便揭穿我阿鲁,”王耀甩甩自己的小辫子,“偶尔说和善意的谎言,也是可以的的阿鲁。”
  “……其实我下午还有课,”你抬腕看着手表,“所以,耀君,你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可以重新准备一份礼物的。”
  “我不听我不听……”他坐在沙发上,抱紧了你的滚滚等身抱枕。
  “下午四点左右结束课程,”你出门前“好心”的提醒他一下,“估计去看场电影还是来得及的。”
———露你———
  “我回来啦。”
  你放下背包,换上家居鞋。虽然早已习惯了,但还是不免被吓到——伊万倒在血泊中,旁边还放着水管,一个箭头指过去→“这个是凶器(俄文)”
  “伊万,血液凝结成块了,”你小心的提起衣服下摆,尽力使它不要粘上血迹,“你又把不同的血型混在一起了。”
  “呼呀,小相一点也不关心露西亚是不是真的受伤了,”伊万坐直身子,奶白色的头发上还沾着红色的液体,“露西亚好伤心呀QLQ”
  “已经被你吓习惯了。”你将纸巾递过去,“快把头发擦擦,不要沾到衣服上。”
  “下次露西亚会试着不用血袋的,”他在进浴室前还笑眯眯的要抱抱,“这样露西亚就可以直接抱住小相啦^L^。”
  “下次用电击吧,”你冷漠的给他补上一刀,“这样也方便了清洗地板。”

评论 ( 6 )
热度 ( 115 )
 

© 相思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