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红

主APH刀剑乙女✔
吃安利✔英all✔杂食✔耀all✔
以为自己是英厨的全员厨✔
文渣写手一枚✔努力向大佬靠近✔

【刀剑乱舞】写手挑战

1.刀剑乱舞,乙女向,短篇。
2.会提前注明不同cp。每个短篇都是独立一体的,没有任何瓜葛。
3.男神你的,OOC我的。
那就开始吧(。>∀<。)
————————————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局写一篇甜文
1.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压切婶)
  “好了好了,”审神者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向着不远处的部队招招手,“先回本丸吧,剩下的部分明天再说吧。”
  刚刚结束了战斗的短刀们兴高采烈的跟在审神者的身后,讨论着今晚要玩什么游戏,抑或是晚饭会有什么新的菜品,偶尔还会爆发出一阵阵的欢笑声,似乎是关于正呆在小黑屋里的鹤球——偷吃婶婶的布丁是不对的哟。
  当部队返回本丸的时候,大雨已经开始下起来了。审神者看着在雨中疯跑的短刀们,放弃了先去洗热水澡想法,辅助着一期一振将他们一个一个的抓了回来。
  “主殿,热水已经放好了。”当自家近侍的声音响起时,审神者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幸福过。
  “我真的是喜欢死你啦,长谷部。”想了好久的告白脱口而出,许久都没有听到回应的少女有些尴尬。
  “呃,乱他们可是真能乱来啊,虽然说我现在不会感冒,但是衣服湿透了也真的很难受……”审神者略微尴尬的岔开话题,思索着是不是听起来太像玩笑话了。
  “那个那个,”刚迈进浴室的少女又探出脑袋,“千万要记得给我留些章鱼烧哦。”
  “谨遵主命。”压切长谷部上前一步,将浴室的木门“啪”的一声合拢。然后同手同脚的迈向厨房。
  “……我真是喜欢死你啦……”
  刚才,算是表白吗?付丧神的嘴角上扬,决定开始今晚的夜袭计划。
  糟、遭糕,睡得迷迷糊糊的主殿真可爱啊。压切长谷部僵硬的看着靠向自己的少女,打算等雨停了就回自己的房间。
  可惜,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2.梦醒了,什么都没了。(含有部分碎刀情节,注意)(骨审)
  “这里是……”审神者茫然的环顾四周。高大的群山在远处耸立着,蔚蓝的湖水清澈见底,“该不会是战场吧?!”
  迅速的躲进一旁的草丛里,审神者竖起耳朵,听着外面传来的说话声。
  (估计是附近的本丸里出阵的部队吧?)
  (不过,真奇怪啊,)
  (和自家的部队真像呢。)
  审神者尽量不发出声响的移动身子,尾随在这支部队的后面。看着他们和时间溯回军战斗。
  (等会去请求他们的审神者带我回去吧。对方会同意的吧,毕竟都是同事嘛……)
  “轰隆——”
  正在出神的少女被突然出现的雷声吓了一跳,她紧紧盯着战场的中心位置,吃惊的张大双眼。
  (是……检非使吗?)
  她揪紧衣服的下摆,在心中默默祈祷着。虽然不是自家的部队,但是还是有点揪心。
  “碰——”
  冰冷的刀刃碰撞在一起,无数的裂纹在上面蔓延开来,缺口处泛着微弱的寒光,照亮了地面上的灰尘。来不及擦拭伤口上的血迹,又继续着下一次的碰撞。
  “咔——”
  裂纹在蔓延,像是某种奇特的怪物,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时刻准备着一口吞掉刀剑们。
  审神者捂紧了自己的耳朵,刀剑碎裂的声音在脑内挥之不去。
  [不行了……不能战斗了……]
  红色的眼镜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破碎的镜片在阳光下折射出冰冷的光线
  [即使化作魂魄……也要守护主君……]
  洁白的披风沾上了大量的鲜血,让人怀疑起它原本的颜色究竟是什么。
  [老虎……大家……快逃……]
  小老虎的尸体上沾满了泥水,平时顺滑的皮毛也显得乱糟糟的。
  [我竟然……会被折断……]
  护甲已经变得破烂不堪,被丢弃在一旁。
  [输了输了……已经,可以结束了吧……]
  整齐的长马尾已经被敌军削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在空中飘荡。
  [要死了吗…不过也好…剩余记忆的残片也…这样就结束了…]
  银色的发梢沾上灰尘,紫荆花色的眸子失去了原有的温度。
  不!不!停下来啊!停不下来啊!停下来啊!!
  审神者痛苦的弯下身体,无助的看着不远处的刀剑们一个接一个的被敌方拦腰切断。心脏里爬满了名为荆棘的植物,它们贪婪的吸吮着养分,自血管里向各个地方延伸,尖锐的疼痛传遍了四肢百骸。她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试图用身体里的灵力修复濒死的刀剑,却遭到了来自契约的阻止——除主殿外,任何审神者的灵力,都不能接受。
  “啊——”
  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本丸,走廊上的灯一个接一个的被点燃,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寝室的大门突然的被推开。
  “发生什么……”先到的骨喰收回了尾音,床铺上的审神者正在小声抽泣,她抬起发红的眼眶,泪珠顺着脸颊的一侧缓缓的滑落。审神者猛的扑上去,紧紧的抱住了骨喰,像是找回了失去良久的宝物。
  “怎么了?”他笨拙的回忆着一期一振的动作,轻拍着少女的后背,“做噩梦了?”
  “嗯……梦到……梦到你们……碎了呜呜呜……”审神者的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她抱紧了对方的脖子,“我……我很害怕,但是……但是没有办法……”
  “不哭不哭,”银发少年柔声安慰着怀中的少女,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
先发两个题,看看反应。
有人猜到是哪几把刀的刀碎语音了吗?猜对了的话,

也没有奖啊╮( •́ω•̀ )╭
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 ( 11 )
 

© 相思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