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红

主APH刀剑乙女✔
吃安利✔英all✔杂食✔耀all✔
以为自己是英厨的全员厨✔
文渣写手一枚✔努力向大佬靠近✔

【刀剑乱舞】写手挑战(二)

1.刀剑乱舞,乙女向,短篇。
2.会提前注明不同cp。每个短篇都是独立一体的。
3.男神你的,OOC我的。
那就开始吧(。>∀<。)
———————————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3.“对不起”
  “所以说,”审神者揉揉太阳穴,“究竟是谁拿的布丁啊!”
  “不是鹤丸吗?”狐之助又叼起一块油豆腐。
  “不是啦,”审神者抽走了狐之助嘴里的油豆腐,“我昨晚和他对视了一夜,今早的布丁还是不见了。”
  “那还会有谁,”狐之助跳上她的肩头,努力的伸长爪子,“喂喂,快把油豆腐还给我。”
  “姬君,”三日月拉开了房间的木门,“今天的日课做完了吗?”
  “emmm……还差手入和检非使就可以了。”审神者嫌弃的将某只又长胖的狐狸拍下肩膀,后者“噗叽——”一声的掉落在榻榻米上,然后被审神者揪着尾巴倒着提了起来。
  “呀呀,我想来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向总部汇报,”狐之助挥挥自己油乎乎的爪子,迅速的在审神者洁白的女巫服上摸了一把,然
后在对方震惊的眼神中撒腿就跑——顺带头顶着一盘草莓大福。
  “狐之助的机动……”审神者盯着远处模糊的身影,“怕是骑着小云雀吧。”
  “哈哈哈哈,姬君真会说笑呢,”三日月不动声色的靠近审神者,“要吃东西吗?”顺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布丁。
  “三日月宗近!”审神者差点蹦上桌子,“你从哪里拿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老人家年纪大了,记忆力下降的更快了呢。”
  或许怕自己的“诚意”不够明显,三日月带着毫无歉意的口气,说道
  “对不起。”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3.“我爱你”
一、
  “加州清光,对吧?”审神者拘谨的向自己的初始刀伸出手,“请多指教啦。”
  “请多指教哦,”他笑嘻嘻的握住少女的手,“请您一定要小心使用我哟,主人。”
  “会、会的。”面对突如其来的热情,审神者有些不知所措。
  “那么,”加州清光突然后退两步,带着跟的长靴在木质的地板上踏出一阵奇妙的音符,“请先由我来带您来参观一下这座本丸吧。”
二、
  “……以上就是今天的战况了。”加州清光略微停顿了一下,“我们还在附近找到了一位新的刀剑男士”
  “是谁啊?”审神者甩甩手中的钢笔,头也不抬的发问。
  “……是小狐丸。”
  “咚——”这是审神者下巴落地的声音。
三、
  “那个,清光,”审神者扯紧了衣服的下摆,“呃——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是关于小狐丸殿下的吗?”加州清光放下了手中的指甲油,“您是想让小狐丸当近侍,对吧”
  “额,是……是的,”审神者的眼睛向四处张望,“毕竟他来的时间不长,如果是队长的话,或许就可以接受更多的……”
  “主人,”一直沉默的付丧神打断对方的话,“您对他的事情非常关心呢。”
  “毕、毕竟是新来的刀剑嘛。”审神者小声的解释。
  “之前石切丸先生来的时候,您也没有如此关心。”加州清光捏紧了本体,一种酸溜溜的情绪在五脏六腑之间翻腾。
  “您是喜欢他吗?”他闭上眼睛,聆听着地狱的钟声。
  “说、说什么呢,”两抹绯红的樱花轻巧的跳上了审神者的脸颊,“我只是想、想……”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理由来,反倒是自己先害羞起来,扭头跑掉了。
  加州清光盯着审神者远去的背影,沉默良久,才叹息道
  “……您的回答,真的是比敌人的嘶吼声更令我烦躁呢。”
四、
  审神者和小狐丸在一起了。
  加州清光的反应远比他自己想得还要平静,没有愤怒,没有哭泣,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知道了。”
  关上房间的木门,他将自己摔进被子里,一会又转过身子,正对着天花板。
他清楚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五、
  “我爱你。”
4.我们回来了。
  今天是与鹤丸决裂的第几天呢?
  审神者在束起马尾时突然想起来的。
  今天是鹤丸离家出走的第几天呢?
  审神者在吃三色团子时突然想到的。
  第四百五十天?
  第三百七十天?
  派出一支又一支的队伍去寻找,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她出神的望着被高高的文书包围在中间的那个白色刀鞘。它的边缘有些氧化,我得好好擦擦。
  “如果被血染红的话,就不像鹤了呢。”
  “太慢了太慢了。”
  “有被吓到吗?”
  我们回来了。
————————————
关于刀剑乱舞的那部分就写完,剩下的就是APH了的。
祝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 ( 5 )
 

© 相思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