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红

主APH刀剑乙女✔
吃安利✔英all✔杂食✔耀all✔
以为自己是英厨的全员厨✔
文渣写手一枚✔努力向大佬靠近✔

【原创】狐月茶馆

第二章 鲛人小姐的故事

  又是一个安静的午后,我坐在椅子上,泡了一壶上好的铁观音。狐狸的嗅觉天生敏锐,我闻着淡淡的茶香,开心的摇起了尾巴。
“吱呀——”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女孩。大约十七八岁,长长的黑发,浅棕色的眼睛,奇怪的是,外面是严热的夏天,来人却穿着长袖,好像在掩饰着什么。白色的长袖下,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仔细打量了她几眼,便随意的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好久不见啊,鲛人公主——于幽。”我慢慢开口道。
她有些吃惊,睁大了眼。我开心的抖了抖耳朵,说:“很简单啦,你的瞳色不太自然,有些发蓝。外面是夏天,你却依然穿着长袖,这大概是因为你们鲛人天生无法将鳞片收起来的原因吧。”
我的语速很快,她被吓到了,开始颤抖起来。
“不用怕,我是狐妖”她抖的更厉害了。
“我吃素的”“你骗人,我都看到藏在你身后的老干妈,呜呜(┬_┬)”
就这样,我认识了于幽,一个一直认为狐狸只吃鱼的鲛人。鱼腥味超讨厌好不好(╯’ – ‘)╯︵ ┻━┻
鱼幽,不,愚幽,不对不对,于幽来过好多次,给我带来了许多她做的点心,味道也还好,才没舔手指呢。作者删掉这句( ̄^ ̄)╯

   听说于幽开了一家甜品店,我想去看看,嗯,走你ε=ε=ε=ε=ε=ε=┌( ̄◇ ̄)┘

“茸茸点心铺?名字挺好的。”我看着这家从里到外洋溢着甜味的店铺面无表情的说。
“叮铃——”浅绿色的风铃响了,打扰到了正在工作于幽。“抱歉,今天本店打烊,不工作”“唉,这样啊”我有些夸张的叹了口气。
“兰妤!?你来了”“我来看看点心,顺便看看你”我趴在柜台上,看着里面的东西——栗子蛋糕、提拉米苏、蛋挞、奶油泡芙、马卡龙......
“给你”于幽将一盘马卡龙递给我,我也不客气,端走了盘子。
“你这人挺少的”“才开几个月,没什么名气。”于幽一边解下围裙,一边对我说。
我开始打量了屋内:两面墙,两面玻璃,几把椅子和一些桌子,屋里有几盏灯,淡淡的光晕打在印满爱心的粉红墙纸上,空气中满是甜品的气味。
那天,我们一起做了甜品,才没糊呢,( ̄^ ̄) 哼!
回茶馆的路上,我提着袋子,一蹦一跳的。头顶不知何时有些发凉,原来天空下起了小雨。我喜欢雨,尤其独自一人的时候,周围只有雨点“嘀嗒嘀嗒”的声音,好安静。
我性格内向,不愿与人交流,毕竟族人都说我是祸星......
好了好了,不要去想了,去睡觉吧,我安慰着自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恍惚之间,冬天到了。这段时间里,我认识了许多鲛人,也去了鲛人的王宫里。那儿很美,我不知道该去如何形容它,因为任何一个词都无法完全的去形容它。
从鲛人王宫回来后,我一直处在游神的状态,因为,我脖子上的这个挂件。
“此玉有起死回生之效,赠于汝,非危急关头,切不可用,汝深知代价为何”耳边响起里鲛人族王妃的话。代价?当然知道。我抿了一口清茶,缓缓的叹了口气。

  “咣当——”大门被人推开“兰妤,我们去曼草谷吧。”“于大小姐,咱安分点行不行?”
曼草谷,四季多变,尤其在冬天的这个时候,谷里面的各种野兽开始出没了,最恐怖的的便是毒曼妖,它是整个谷里的王者,就连天上的那几个神都要让它三分。它体型虽小,旦毒性不小。
“没事,我只想做曼草蛋糕。”“一定要去哪?”“那的最好。”的确,曼草谷的曼草最好吃,旦,“不去”“蓝莓马卡龙”“要带樱花图案的”“成交”
刚到入口我就了后悔——四周是各种动物的脚印,而且修行不低于百年。我吞一口水,扭头看了看于幽,她已经进去了。没心没肺死得早。
收回前言,有心有肺也死的早,我一边跑,一边想。
=============================十分钟前==============================
“这里好大,没有野兽啊,兰妤,你多虑了。”“野兽都在深处,快去采你的曼草吧。别走远了。”我躺在石头上,半眯着眼说道。但对方已经走远了,我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这是什么?”“金甲虫。”“它是绿色的。”“绿甲虫。”我一边回答(敷衍)着于幽的问题,一边警戒着草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你在看什么?草丛?”于幽伸手就去拨开了草丛,一瞬间,我拉着于幽就跑。
那是一只毒曼妖!!
=============================回到现在==============================
怎么办?!跑不过,打不过。有了!
“于幽,你先跑到......”就在我回头的一瞬间,于幽被曼妖刺了一下。应该是吧,我一定是看错了,对吧,于幽怎么可能会有事,她答应我的,还要做马卡龙呢,她还有几千年的寿命呢,我从阎王那看到过的。
等我会过神来,周围一片狼藉,妖力暴动?来不及多想,我扶起于幽,转身消失在原地。

  放下于幽,我开始施法,去搜寻她的气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粗暴的扯下脖子上的挂件,绳子将脖子划开了一道伤口,不管了。我向玉石注入法力。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出现了,“好久不见了,兰妤。”“这次用什么做交换?”“她的记忆,关于你的全部记忆。”我背过身去,努力让声音不带上哭腔,“饕餮,别那么过分,好不好,求求你了。”最后,我还是没能忍住,蹲下身子开始哭了起来。
“抱歉,没办法。”“开...开始吧,我去换衣服了。”我跑了出去。
我坐在楼下的椅子上,开始回忆自己的三次妖力暴动。第一次,9岁,父母因此去世,族人开始排挤我,骂我是扫把星转世,只有师父收留了我。第二次,18岁,因为误食草药,,妖力暴动后开始枯竭,师父为了我,和饕餮做了交换,一命抵一命,只留下一句话,“不怪你。”第三次,27岁,因为我当上了母亲,孩子死了,我不能再生育了,丈夫也走了,他说:“滚,我们蛟龙一族不需要一个不能生育的母狐狸。”我对他冷笑一声:“于笙,你早晚会后悔的。”而第四次,就在刚才。我好像就是一个克星,克父母,克朋友,克所有和我扯上关系的人,我好像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不,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
不知过了多久,饕餮出来了,“带走她,玉石给鲛人王妃。”“不去看看她?”“不用了。”我将自己蜷了起来。
“不怪你。”“闭嘴,滚出去。”我将玉石摔向饕餮,“带着人和东西,滚出店门。”他叹了一口气,想要安慰我,却还是走了。
几天后,我在次站在茸茸点心铺门前,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叮铃——”,浅绿色的风铃再次响起。“欢迎光临茸茸点心铺,请问要什么?”“蓝莓马卡龙,带樱花图案的。”
天空下起了小雪,我和鲛人小姐的故事也画上了句号。再见了,陌生人。
故事开始在盛夏,结束在严冬。
——尾记
第一章 END

评论
热度 ( 5 )
 

© 相思红 | Powered by LOFTER